新鄉新聞網

                                        ?? 新鄉新聞網 > 河南 >

                                        鄧拓在河南大學

                                        時間:2021-07-08 09:42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鄧拓是我國著名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詩人、雜文作家。鄧拓生于1912年,乳名旭初,學名子健,后進入晉察冀根據地,改名鄧拓,筆名鄧云特、馬南邨、向陽生等,曾用名鄧拓洲。歷任《抗敵報》(《晉察冀日報》前身)、《人民日報》社長兼總編輯等職。著有著作和學術論文《中國救荒史》《燕山夜話》《論中國歷史的幾個問題》《思想開辟了歷史科學的發展道路》等,并與吳晗、廖沫沙合寫了雜文《三家村札記》。1966年“文化大”運動初期受到“極左路線”,被打成“黑幫”,1966年5月17日在家含冤,年僅54歲。

                                          鄧拓在其幾十年的生涯中,曾有三年是在河南大學里度過的,這是鄧拓生涯的一個轉折點。在此期間,他積極參加黨的各種活動,并擔當了領導角色,三年后他又從這里走向黨領導的敵后根據地;同時這也是鄧拓在學術上成果比較顯著的一個時期,他用功苦讀,寫出了第一本專著和若干篇引人注目的學術論文??梢哉f,鄧拓后期展現出的高深學術造詣和忠貞不渝的信仰是與他在河南大學學習生活的經歷密不可分的。

                                          1929年鄧拓只身一人離開家鄉來到上海,考入上海光華大學社會經濟系。1930年,18歲的鄧拓先后參加了“左聯”和“上海反帝大同盟”,年末秘密加入中國黨,化名丁丙根進行地下工作。1931年,轉學到上海法政學院。1932年冬,在紀念廣州起義的一次活動中不幸被捕。1933年秋,鄧拓在蘇州被囚半年后,家人才知其下落,由其三哥鄧叔群(當時著名科學家)多方奔走,曾仲鳴、褚民誼保釋出獄。這是鄧拓第一次入獄,之后便與黨組織暫時失去了聯系。1933年11月,福州發生了著名的“閩變”,十九路軍將領陳銘樞等公開宣布和蔣介石決裂,成立抗日反蔣的人民政府,鄧拓在福州參加了人民政府的工作。1934年1月,“閩變”失敗,鄧拓受到通緝,回到上海。這年秋天,在河南省政府任職的大哥鄧伯禹從河南來信,讓鄧拓去開封繼續學習。這時鄧拓在上海還沒有找到黨組織,又想繼續完成學業,便來到了開封。

                                          1934年秋,22歲的鄧拓來到開封,由上海光華大學插班進入了河南大學法學院經濟系學習。他刻苦好學,很快就成為系主任羅章龍教授和王毅齋教授喜歡的學生。20世紀30年代的河南大學,名師輩出,人才濟濟,嵇文甫、尹達、范文瀾、鄧初民等人在這一時期先后在河南大學任教,講授哲學、歷史等課程。在河南大學的幾年中,鄧拓廣泛汲取各種知識,更加豐富了自己的學識。

                                          在河南大學學習期間,是鄧拓在統治區著作最為豐富的時期,共寫作、發表了一本專著和近十篇論文。

                                          1935年,鄧拓以鄧云特的筆名,在《中山文化教育館季刊》四卷一期上發表了《近代資本主義發展的曲折過程》一文。當時有人錯誤指出,“鴉片戰爭以后,由于外力的作用,中國已從封建主義進入了資本主義”,認為“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不是內在的,而是外鑠的”,“現在乃至將來,對于中國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資本仍有偉大的作用與影響”。鄧拓的這篇論文對“外鑠論”進行了義正詞嚴的批判,他用馬克思主義關于內因與外因的理論,指出“外鑠論”在理論上的錯誤,“外因雖對社會發展起重大作用,但起決定作用的卻是內因”,他又分析了鴉片戰爭后中國社會的形勢和中國近代社會發展狀況,證明了崇洋媚外的“外鑠論”只能將中國變成帝國主義的原料基地和商品市場,使中國淪落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而不會發展為資本主義社會。鄧拓還在文中指出了中國社會的發展趨向:“我們現在還可以進一步相信,所謂新的產業,絕不會是資本主義的,而必然是社會主義的。因為舊中國的命運,已經昭示了資本主義的‘此路不通’。”

                                          1935年至1936年間,他在《中山文化教育館季刊》第三、四期連續發表了《論中國封建社會“長期”停滯的問題》《再論中國封建制度的“停滯”問題》兩篇文章,就中國社會性質問題同托派分子嚴靈峰等展開論戰。他鮮明地指出,中國“從西周到清代鴉片戰爭以前,在這一長時期中,都是封建制度的歷史”,文章粉碎了嚴靈峰等人借否認中國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性質之名,進而否定黨反帝反封建的綱領的妄想。1936年,鄧拓又在《新世紀》發表《論中國社會歷史上的奴隸社會》一文,文中用大量的事實,論證了馬克思關于人類歷史的五種生產方式,在全世界都是普遍存在的,否定了當時馬克思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的錯誤觀點。

                                          1936年,鄧拓用文言文寫作的歷史研究著作《中國救荒史》一書脫稿,這部25萬字的著作,是國內首部從社會經濟學角度研究中國歷代災荒的實況和救治理論政策的專著。新鄉新聞此書1935年開始寫作,當時黃河、長江同時于秋季泛濫,中原、江南淪為澤國,災民流離失所、背井離鄉,鄧拓在這一背景下結合自己的研究課題著成此書。

                                          據鄧拓的侄子鄧應增回憶,鄧拓寫這部書時“前前后后我父親和我都忙了一陣,還另請幾位同學利用暑假幫忙整理資料,登入卡片以及謄寫抄正”。在這部書中,鄧拓從歷史唯物主義、辯證唯物主義的角度,分析了歷史上造成災荒的原因,指出了中國歷代賑災的效果及弊端,提醒人們以史為鑒。他指出:“所謂‘災荒’乃是自然界的破壞力對人類生活的打擊超過了人類的抵抗力而引起的損害;而在階級社會里,災荒基本上是由于人和人的社會關系失調而引起的人對于自然條件控制的失敗所招致的社會物質生活上的損害和破壞。”他認為,“從來災荒的發生,根本性的原因,無不在于統治階級的剝削苛政”。這部著作1937年由上海商務印書局列入“中國歷史研究名著叢書”出版,并很快被譯成日文出版,深得國內外學術界重視。

                                          鄧拓的這一系列社會科學論文和著作,均是針對當時中國社會各種問題和各種錯誤,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和方法進行批判,為宣傳馬克思主義做出了重大貢獻。同時,鄧拓此時的創作活動已經顯示出了很強的針對性和時效性。鄧拓在河南大學上學期間,積極參加各種進步活動和組織,廣泛地接觸青年,使鄧拓能夠及時準確地了解青年和社會上的思想動向,因此往往是社會上剛剛出現某種思想,鄧拓就會及時撰文批駁,而且能夠有理有據,直擊要害??梢哉f,鄧拓在河南大學的三年,為他以后的雜文創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在河南大學學習期間,鄧拓不僅在學術研究方面結出了累累碩果,他還時刻不忘作為一名黨員的職責,密切聯系群眾,積極參加、領導各種運動。

                                          這時的鄧拓,雖然暫時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但卻不忘利用一切機會向群眾介紹黨的進步主張。他在經濟系攻讀學業之余,利用課余時間到濟汴中學、西北中學任公民、歷史等課教師。在與學生的交往中,他經常向學生們宣傳理論,他的平易近人、博學多才贏得了很多進步學生的愛戴。1935年“一二·九”運動爆發后,北平學生在黨的領導下舉行了震撼全國的,之后北平學生聯合會成立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簡稱“民先”),全國的一浪高過一浪,各地學生紛紛以等形式支持北平學生。1936年,在鄧拓等同學的積極工作下,河南大學很多進步學生紛紛加入到“民先”活動中,鄧拓被推舉為“民先”開封支隊總支隊長,磚橋街三號(鄧拓的大哥鄧伯禹的住房)也成了開封市“民先”大隊部地址。“民先”成立后即領導開封大中學進步學生開展愛國斗爭,河南大學的抗日救亡運動達到了一個新的。鄧拓經常深入各學校,參加青年學生的讀書會、座談會,為大家講解時事,分析全國救亡運動的形勢,并以中國近代歷史上的先輩為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英勇斗爭的史實,啟發和鼓舞同學們積極投入抗日救亡斗爭。鄧拓以其淵博的知識、強烈的感染力,很快贏得了青年學生的尊敬,在開封青年學生中有很高的威信。

                                          這年,北方局鑒于開封地下黨組織被嚴重破壞的情況,派劉子厚到開封聯系工作。劉子厚一到開封,地下黨員就向他介紹了鄧拓。在鄧拓和劉子厚的共同努力下,開封“民先”與北平“民先”取得了直接聯系,鄧拓協助劉子厚往來奔走,做了大量工作。經過考察和了解,黨組織初步決定恢復鄧拓的組織關系,并準備派他到蘇北地區工作。

                                          由于軍統特務“藍衣社”覺察到劉子厚等人的活動,開始在各校搜查。鄧拓發現這些情況后,和大哥鄧伯禹、大嫂鄭中碩商量,掩護劉子厚離開開封,將其護送到北平?!多囃貍鳌分杏涊d是由鄧拓的兄嫂護送劉子厚到北平的。而在鄧應增的回憶文章《憶拓叔在開封》中提到,1936年夏,鄧拓及其大哥鄧伯禹曾經到過北平。他們回開封不久,鄧伯禹托人告訴鄧應增,“這次和四叔護送北方局一位領導同志返回后”,鄧拓被捕。由此可見,護送劉子厚去北平的還有鄧拓。

                                          鄧拓在開封的一系列活動引起了軍統特務“藍衣社”的注意。1937年6月下旬,河南大學開始畢業考試,當鄧拓考完最后一門功課走出河南大學七號樓北門時,被埋伏在此的特務逮捕,這也是鄧拓作為黨員第二次入獄。當時,全國抗戰形勢風起云涌,人民的抗戰熱情日益高漲,新鄉在線國共合作已成定局,中央也利用此時的形勢要求釋放“犯”。鄧拓的大嫂鄭中碩是開封市有名的婦產科醫生,認識不少社會名流,在她的積極活動下,1937年7月,鄧拓被捕不到一個月就被釋放。自此,鄧拓離開開封輾轉來到敵后根據地,繼續開展活動。

                                          從1934年來到河南大學到1937年離開開封,這三年時間內,鄧拓積極參加進步活動,不僅鍛煉了其組織、領導才能,而且增加了斗爭經驗,提高了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修養,為其以后成為黨的優秀領導干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河南大學的三年,鄧拓無論是在學術研究還是在工作上都取得了很大成績,這為以后鄧拓的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積累了寶貴經驗。鄧拓這三年中學術上表現出的高深造詣和在運動中顯露出的卓越領導才能,或許正是他到達晉察冀根據地后一開始就能擔任領導職務的原因。(原載《新聞愛好者》2006年第7期)

                                        本文由新鄉新聞網編輯

                                        人妻在厨房被色诱 中文字幕